选择语言
菜单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日期: 2020-03-18
浏览: 98

本文首发自炜衡刑辩圈(ID:weihengxingbian)

转载请注明来源。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一九九七年的国庆日,流氓家的最是难忘。是日,新《刑法》施行,家长【流氓罪】撒手人寰,只留下【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强制猥亵、侮辱罪】【聚众淫乱罪】四个儿子。二十几年间无人当家,眼见新型犯罪逐渐得势,在刑法第五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抢去风头,势最大的寻二哥便把兄弟亲戚们都召来,议一议继承先父正统、主持家业的大事。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众亲戚到了堂上,自是寒暄一番,斗老大、寻老二在一边,猥老三、淫老四在另一边。

寻二哥脱了一身短袄,在上首坐了,对众人道:“今日请来大伙,是为选个家主,重振先父往日的声威,莫教网络犯罪那厮们抢了风头。赛博空间的东西,算得什么?”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斗老大也不落座,抻着两条胳膊立在边上,道:“二弟说得是!俺虽年岁上长些,却只会逞些蛮力。小打小闹不成气候,闹大了又被【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占去便宜。拳脚伸展都不利索,更难当这个家。”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猥老三掂掂茶杯,挑着眼,不慌不忙道:“斗大哥恁地谦虚,是要给寻老二让贤么?二哥你有什么话,一发说了便是。”

寻二哥道:“既是你们让我说,我便不推辞。我寻老二要做这个家主,凭的只是两样。其一,我与先父气质最像。流氓者,首先须嘴上不落下风。譬如东边那个没毛大虫牛二,撞了卖刀的杨志,开口便唤,‘你的鸟刀有甚好处,叫做宝刀?’又如西边那个阿Q,常道,‘谁认便骂谁!’这时再有些揎拳飞脚的功夫,便是个成体统的流氓了。”

他“其二”还未出口,猥老三大喇喇干笑几声,引得众人侧目,只听他道:“寻二哥,你说得不差,但也不好。敢问诸位,好汉与流氓有什么差处?只是女色二字。整日寻衅滋事,女色上不打紧的,也算不上正经流氓。”

淫老四听了,哈哈大笑,斗老大劈面揪起,抡起老大个拳头,啐道:“你这杀才,马泊六,短命的鬼,笑什么?外边震天价喊要废了你,你怕活不过《刑法修正案(十一)》了!”

猥老三拉过老四,道:“二哥,譬如你说阿Q,他是个软货,消不得王胡三拳两脚。但凡能教他忝列流氓的,只是两句,一是‘和尚动得,我动不得?’二是‘我和你困觉!’欺男是好汉,霸女才是流氓,你们省得么?”

寻二哥笑道:“兄弟,且容我说完。我这第二件要紧的本事,便是江湖地盘大。在网上下战帖、乱骂街的,前几年也归作我的家私,而今连网络犯罪家的都要敬我几分。”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族伯【聚众扰乱秩序罪】听了,忿忿道:“你族伯我的地盘,也敢抢去?”

寻二哥拱个手道:“晚生不敢。但对付那些单枪匹马上访的,伯父也是力不从心,只好晚辈代劳。滦平县那个八十多的李老太,谁忘了?”

猥老三站起身,高声道:“先父遗风,我看你们忘得一干二净。如今百姓念起先父,首称迟志强、马燕秦,什么邓丽君,什么贴面舞,什么靡靡之音,什么男女秽乱,现今也只在我和淫老四身上了。寻老二,你要争这个正统,做这个家主,也得看谁的名声大些。”

寻二哥笑道:“你的名声是大。但到这份上,有些话我只得实说:老三,你只是个平妻生的。你娘家,是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

猥老三听闻这话,只瞪着眼,捂着心,直要吐出两升血来。淫老四也呆了,在椅子上软做一堆。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好了!”内侄【强迫交易罪】叫将出来,“寻二哥的确了得。生意场上有些争利斗狠的事,本归我管,二哥时时旋风般卷来,也归了他去。不是我说,其他各位都没这个本事。”

见猥老三、淫老四再不作声,寻老二道:“商量而已,莫伤了家里和气。况且,这正统不好受,家主不好当,今后诸位平不了的事,最后是我兜着。”

“且慢!”

只听窗外一声断喝,跟着门便掀开,进来五七个人。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为首是个粗黑汉子,白裘皂里,玉环金靴,端的是阔面重颐,不怒自威。

“黑爷?”几兄弟面面相觑。

这黑汉正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跟着站住的,是赌博和卖淫犯罪家的几个小厮,还有一双壮汉,正是【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两兄弟。

“你们方才一番话,我听得明白。”黑爷进到堂内,淫老四慌忙起来,让个座儿。

“黑爷有何见教?”寻老二刚抬屁股,便被阿非死死按住。

“坐下说话。”黑爷教左右解了玉带,脱了裘袄,又命人洗了茶盏,烧了开水,才缓缓道:“知道你有委屈。但这世上,谁还没些委屈?”

斗老大插道:“这是俺们家事,有什么冒犯黑爷的地方?”

黑爷道:“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你们争这正统也没冒犯。只是我还未死,这正统的担子,轮不到你们后生来挑。”

猥老三小心陪个笑脸道:“小的不解。黑爷难道与我家有什么渊源,要来搅这趟浑水?”

黑爷一字一顿道:“我在汝家父亲仙逝前的名号,唤作【流氓集团】。”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扰族伯恍然道:“不错!”

黑爷一拱手道:“扰兄,失礼了”,又向寻老二等人道,“我与你们父亲是同胞手足,只是后来改了名号。你们不信时,拿族谱来看。”

寻老二使人搬来一箱族谱,从一堆《唐律疏议》《大明律》里捞出本《一九七九年刑法》,翻开一页,上面分明写道:

第一百六十条 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流氓集团的首要分子,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见真个是叔叔,几兄弟都上来行个礼,只斗老大瞪了眼站着。

寻老二道:“愚侄不解,叔叔所司,只是寻常集团犯罪,有什么紧要?又如何争这正统?”

黑爷洗了茶盏,杯碟响了两响,只道:“这瓷器好听,这话却不好听。各位贤侄虽然年轻,但也不读书的么?一点掌故也不懂了。我且问,你们父亲当年名震寰宇,凭的是什么?”

寻二哥道:“晚辈们说话,叔叔方才听得仔细,何必再问?”

黑爷笑道:“江湖人说‘斗殴滋事,略输文采,猥亵淫乱,稍逊风骚’,今日是了。你们争来争去,只是些浮浪子、破落户鸡零狗碎的勾当。流氓一门,许多年来坐稳刑名榜头把交椅,凭的实是我一人之功。”

斗老大听了,瞪圆怪眼,厉声叫道:“叔叔休得贪功,恁地小觑了我们!若要厮打,谁论叔侄情分?”

黑爷也不恼怒,只呷口茶道:“猥老三,我且问你,你们父亲在时,曾有人因男女之事丢了脑袋?”

猥老三道:“这便多了。”

淫老四忽地叫道:“奇哉怪也!族谱上说,流氓罪不过以徒刑论,怎地便杀了?”

黑爷道声“正是”,命人呈来文书,最上一册,乃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成于一九八三年九月。上书:

对下列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可以在刑法规定的最高刑以上处刑,直至判处死刑:

流氓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或者携带凶器进行流氓犯罪活动,情节严重的,或者进行流氓犯罪活动危害特别严重的。

众弟兄看了皆惊,只黑爷朗声道:“流氓一脉,所传广矣,然归运正统,只在鄙身,端的是四个字:史,实,失,势。”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见无人能解,黑爷道:“一史。一九八三年夏,呼伦贝尔有少年于洪杰等,暴起于农场之中,无问男女老幼,立杀二十六人,是谓红旗沟惨案。同年,又有沈阳王宗坊兄弟、唐山菜刀队血案。是故举国震怒,立此重典而务求翦灭者,非斗殴、滋事、猥亵、淫乱之琐事,乃啸聚、结社、恣虐、暴乱之祸首,一言以蔽之,即我流氓集团耳。故我与诸侄虽有血缘牵连,终大不同。

此后数载,世道稍平。至八八年,北有哈尔滨乔四黑帮,南有邵阳枭雄会、寒血党等,光天化日,街巷堂皇,挺枪仗剑,截路断桥,冲杀府司,淫掠男女,兼剁人手脚、毁人面目者无算。故至九六年,又行严打。而后有《一九九七年刑法》,我即易名,然不改其实。”

扰族伯称道:“此信史也,你们须记了。”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黑爷道:“二实。法家有云,循名而责实。《一九九七年刑法》遽废兄长,以我与诸侄代之,是慎于名实之辨。流氓罪者,名一而实多,故名不可以符实。如迟志强、马燕秦者,无恶罪之实而有杀身之名,故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时人失其所措,后人哄然乐道。故猥老三,淫老四,你二人逞狐虎之威久矣。”

猥老三、淫老四涨红了面皮,不敢发一语。

黑爷叹道:“我今虽有啸聚、掠财、暴虐、为祸四体,然往往不限。”

寻老二道:“叔叔这点,倒是与家父和我相类。”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黑爷又道:“三失。名实之乱既有所勘,严打之失亦不可不察。迅雷之下,必有错殛,罡风之中,必有误摧,严打之时,必有裹挟附合。上令纵然不枉,到得底下,或生搬硬套,或博名邀功,难免又有松弛。今之严打,较八三、九六之时善甚,然可善者亦甚。兄长严打之失,岂非我之失乎?”

斗老大道:“俺没听明白!”

黑爷将余茶倒了,起身道:“那第四个紧要的好处,你便更不明白了。流氓之谓,早便有了,原非恶名,更非罪名。流氓者,流离之民也。失地、失乡、失业之民,必为流氓,叵耐民可顺势,不可造势,故曰时势造流氓也。法兰西大儒涂尔干有云:社情剧变之日,恶犯孳生之时。社情剧变,势成流氓;流氓多有,则各罪不远矣。不以流氓责之,而以各罪责之,盖因流氓皆因势而生,而势不可责也。今我再受严打,亦时势所需。”

一番话说得众人哑口。猥老三忽地翻身剪拂,淫老四纳头便拜。

寻老二没奈何,只得也行个礼,道:“晚辈与叔叔相比,果是差些!”

黑爷将三位扶起,又对几位外姓弟兄道:“今日好彩头!各位既在我这里做个堂主,便都是手足兄弟。”

说罢,黑爷又望斗老大道:“我劝大伙实心用事,共谋大业。大侄儿,你意下如何?”

斗老大窘然道:“都服了叔叔,俺也服了便是。只是俺有一事不懂,叔叔既然是个流氓熟手,市侩惯了的,讲话怎恁地文绉绉?”

众皆哄笑。只听黑爷道:“要做大流氓,须得有文化。”

 

谁才是流氓罪的正统继承人



作者介绍

殷梓介律师

男,1992年生人,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大学法学、哲学学士,法律硕士,执业领域主要为刑事辩护及企业刑事风险防控,参与辩护的多起刑事案件取得控方撤诉、不起诉等良好效果。

相关推荐 了解更多
2020 - 05 - 30
点击次数: 1435
25年前,炜衡于1995年5月29日呱呱坠地。时光荏苒,光辉25载,值此大庆之日,恭祝炜衡25岁生日快乐!谁也不曾设想,25岁的炜衡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之路,未来的炜衡也还将引领更多的仁人志士铿锵前行!回顾25年炜衡的发展,心中感慨万千!炜衡的发展顺应了天时、地利、人和而得以成长为今天全球近40家机构,2000余名律师的规模化综合型大型律师事务所。先说天时,炜衡25年的历程首先归功于中国这个伟大的时...
2020 - 03 - 26
点击次数: 463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扩散势头已经得到基本遏制,疫情防控成效显著。明者因时而变,智者随事而制。3月25日,炜衡律师事务所2020年度管理委员会会议召开,会议对2019年炜衡律师事务所管理委员会工作以及各分所工作亮点和不足做了总结,并对2020年工作做了部署,强调炜衡律师事务所要准确把握形势变化,因时因势精准施策,2020年全体炜衡人将负重前行,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影响,在危机中寻找机遇,危机中寻求发展...
2020 - 02 - 28
点击次数: 286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的防控工作始终没有松懈,并且努力将压力转化为动力、化危为机。2月10日以来,炜衡律师事务所广泛动员国内外30余家分所,发挥几年来纵向打造业务平台的业务优势,以“科技与专业”共同战“疫”,借助“炜衡学院”这一载体开展系列在线培训课程,力求促进提升律师核心执业能力,夯实炜衡律师内功。2月16日炜衡学院正式开课,来自炜衡北京总所和各分所的业务骨干积极报名做培训讲...
2020 - 02 - 19
点击次数: 153
目前,我国疫情防控工作已经进入战役总攻、企业复工复产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并重的新阶段。居危守正,疫情防控工作仍在继续,炜衡律师已经在思考如何转危为机,如何运用互联网、信息化手段,提高战略应变能力,从而为积极推动律师行业法律服务数字化转型贡献炜衡人的力量。2月10日,中国共产党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委员会书记、炜衡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席张小炜主持召开了线上语音会议,张小炜主席提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给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中国技术交易大厦A座16层 Copyright ©2018 - 2021 炜衡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010-62684688  400680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