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语言
菜单

破产程序中行使待履行合同选择权的考量因素问题(下)

日期: 2020-05-18
浏览: 80

◎注:



[1]Raymond T.Nimmer,'Executory Contracts in Bankruptcy: Protecting the Fundamental Terms of Bargain', 54 U.Colo.L.Rev. (1983), pp.507-512; 有学者甚至认为,在美国法上大量破产程序被提起的重要原因是要籍此免掉本应承担的合同履行义务。Jay Lawrence Westbrook, 'A Functional Analysis of Executory Contracts', 74 Minn.L.Rev.(1989),pp.227-229.

[2]许德风:《论破产中尚未履行完毕的合同》,载《法学家》2009年第6期,第92-104页。

[3]《企业破产法》第42条第(一)项:“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发生的下列债务,为共益债务:(一)因管理人或者债务人请求对方当事人履行双方均未履行完毕的合同所产生的债务”。

[4]WILLIAMSON,O.E.The economic institutions of capitalism[M].New York:The Free Press,1985.

GROSSMAN S J,HART O D. The costs and benefits of ownership :A theory of vertical and lateral integration[J]. 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86,94(4):691-719.

HART O,MOORE J. Property rights and the nature of the firm[J].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90,98(6):1119-1158. 转引自:周振、孔祥智:《资产专用性、谈判实力与农业产业化组织利益分配》,载《中国软科学》2017年第7期,第28-41页。

[5]WILLIAMSON,O.E.The economics of governance: Framework and implications[J]. Journal of Institutional and Theoretical Economics,1984,140:691-719. 转引自:周振、孔祥智:《资产专用性、谈判实力与农业产业化组织利益分配》,载《中国软科学》2017年第7期,第28-41页。

[6]WILLIAMSON,O.E. The economic institutions of capitalism[M].New York: The Free Press,1985. 转引自:周振、孔祥智:《资产专用性、谈判实力与农业产业化组织利益分配》,载《中国软科学》2017年第7期,第28-41页。

[7]奥利弗·威廉姆森(著):《交易成本经济学》,陈耿宣、贾钦民(译),载《比较》2019年第2辑,第66-101页。

[8]鲍勃·杰索普(著):《治理的兴起及其失败的风险:以经济发展为例》,漆燕(译),载《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2019年第3期,第52~67页。

[9]奥利弗·威廉姆森(著):《交易成本经济学》,陈耿宣、贾钦民(译),载《比较》2019年第2辑,第66-101页。

[10]杨瑞龙、杨其静:《对“资本雇佣劳动”命题的反思》,载《经济科学》)2000年第6期,第91-100页。

[11][美] 菲吕博顿,佩杰维奇.产权与经济理论:近期文献的一个综述. 见:[美]R.科斯,A阿尔钦,D.诺斯,等。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产权学派与新制度学派文集[M].刘守英,等.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12]谭庆刚主编:《新制度经济学导论——分析框架与中国实践》,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48~49页。

[13]R.H.Coase,'The Nature of the Firm,' Economica, Vol.4,No.16(1937), pp.386-405.

[14]R.H.Coase, '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Vol.3,No.10(1960),pp.1-44.

[15]K.J.Arrow,'The Organization of Economic Activity: Issues Pertinent to the Choice of Market versus Non-market Allocation,' in Joint Economic Committee, The Analysis and Evaluation of Public Expenditure: The PPB System: Vol.1,Washington: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69,pp.59-73.

[16][英]琼·罗宾逊、约翰·伊特韦尔:《现代经济学导论》,陈彪如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95页。

[17][英]琼·罗宾逊、约翰·伊特韦尔:《现代经济学导论》,陈彪如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92页。

[18][英]琼·罗宾逊、约翰·伊特韦尔:《现代经济学导论》,陈彪如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34页。

[19]H.de Soto, The Other Path:The Invisible Revolution in the Third World, New York: Harper & Row,1989.第269页。

[20]沈满洪、张兵兵:《交易费用理论综述》,载《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2期,第44-58页。 

[21]许德风:《论破产中尚未履行完毕的合同》,载《法学家》2009年第6期,第92-104页。

[22]11 USC § 365 (b) (3).

[23]田国强、陈旭东:《制度的本质、变迁与选择—赫维茨制度经济思想诠释及其现实意义》,载《学术月刊》2018年第1期,第63-77页。



相关推荐 了解更多
2020 - 05 - 30
点击次数: 1550
25年前,炜衡于1995年5月29日呱呱坠地。时光荏苒,光辉25载,值此大庆之日,恭祝炜衡25岁生日快乐!谁也不曾设想,25岁的炜衡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之路,未来的炜衡也还将引领更多的仁人志士铿锵前行!回顾25年炜衡的发展,心中感慨万千!炜衡的发展顺应了天时、地利、人和而得以成长为今天全球近40家机构,2000余名律师的规模化综合型大型律师事务所。先说天时,炜衡25年的历程首先归功于中国这个伟大的时...
2020 - 03 - 26
点击次数: 522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扩散势头已经得到基本遏制,疫情防控成效显著。明者因时而变,智者随事而制。3月25日,炜衡律师事务所2020年度管理委员会会议召开,会议对2019年炜衡律师事务所管理委员会工作以及各分所工作亮点和不足做了总结,并对2020年工作做了部署,强调炜衡律师事务所要准确把握形势变化,因时因势精准施策,2020年全体炜衡人将负重前行,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影响,在危机中寻找机遇,危机中寻求发展...
2020 - 02 - 28
点击次数: 324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的防控工作始终没有松懈,并且努力将压力转化为动力、化危为机。2月10日以来,炜衡律师事务所广泛动员国内外30余家分所,发挥几年来纵向打造业务平台的业务优势,以“科技与专业”共同战“疫”,借助“炜衡学院”这一载体开展系列在线培训课程,力求促进提升律师核心执业能力,夯实炜衡律师内功。2月16日炜衡学院正式开课,来自炜衡北京总所和各分所的业务骨干积极报名做培训讲...
2020 - 02 - 19
点击次数: 183
目前,我国疫情防控工作已经进入战役总攻、企业复工复产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并重的新阶段。居危守正,疫情防控工作仍在继续,炜衡律师已经在思考如何转危为机,如何运用互联网、信息化手段,提高战略应变能力,从而为积极推动律师行业法律服务数字化转型贡献炜衡人的力量。2月10日,中国共产党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委员会书记、炜衡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席张小炜主持召开了线上语音会议,张小炜主席提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给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中国技术交易大厦A座16层 Copyright ©2018 - 2021 炜衡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010-62684688  4006800168